您的位置  首页 >> 走进溱中 >> 溱中精神 >> 正文
【溱潼人文】嗜书如命的高二适
[来源:本站 | 作者:高正东 | 日期:2017年3月16日 | 浏览265 次] 字体:[ ]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嗜书如命的高二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正东

        1974年秋天,泰东河上,一艘艘载着旅客的轮船破浪前进。汽笛一声长鸣,溱潼的码头就要到了。舱内,一位年过古稀身板硬朗的老人,合上手中的书,站起身,凭窗眺望。

        这位老人是谁?

  他就是敢于独树一帜,同郭沫若论辩兰亭序的真伪,得到毛主席关怀的著名学者高二适!

  他就是精通诗艺,留下诗作千余的著名诗人高二适。

  他就是书法理论渊博,书法作品鲜与伦比的著名书法家高二适。

高二适原名锡璜,1903年生于现姜堰区兴泰镇小甸址,1977年病逝于南京,生前是江苏省文史馆馆员。这次是先生的最后一次故乡之行。先生生于农村,长于农村,为什么后来能登上经史、诗学和书法的神圣殿堂,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呢?这是因为先生的一生,嗜书如命,刻苦自励,几十年如一日地向着学术的巅峰不懈地攀登、攀登……


  高二适的父亲是乡里的塾师,后任本乡立达国民学校校长。高二适的家座落在小甸址的东南方。在那里,家家注重子孙的文化学习,读书、习字、属对、作文蔚然成风。良好的家族和熏人的社会文化氛围,使得“字”、“诗”、“书”早早地进入了高二适的童年生活,并逐渐占据了他的心灵。1922年,从扬州师范学校学习回来后,十八岁的高二适,任本乡小学校员,1927年任校长,高二适在教学之条,总是攻读诗书,手不释卷;临帖习字,手肘胼胝。他尤其视寒暑假为大好的读书时机。夏天的夜晚,人们都到院中、河边、桥上乘凉去了,先生却就着如豆的灯光,读书不辍,为防蚊虫叮咬,他在坛子里装上水,把腿脚没入水中。

  不自满是向上的车轮。高二适先生越是勤奋学习,越感到不足,就越想学习。强烈的求知欲,使高二适产生了走出家乡修国学的念头。1928年,高二适考入上海正风文学院学习,1929年8月,考入北平研究院国学研究门,成为了研究生。1932年底回乡,仍任本乡高等小学校长。

  乡间的教学、读书生涯,赴上海、北平的深造,为高二适日后的成才打下了坚实的基础,像飞机在跑道上滑行一样,先生要起飞了。他利用假期向上海《时报》、向章士钊办的《甲寅》等报投稿致函,广交师友,砥砺切磋,因而,在古典诗文的研究和写作方面,产生了新的飞跃。当国民党元老于右任约高二适在南京会面时,连连惊叹:原来以为写得此文者定是位老夫子,没想到竟是一翩翩少年。

 

一个人少年时代养成的勤奋读书的良好习惯,往往受用终身。在南京工作的几十年中,特别是1962年由章士钊先生推荐,任江苏省文史馆馆员后,高二适总是把自己关在既是书房又是卧室的屋里,读啊写啊,如痴如醉,一关就是半天。他几乎天天开夜车,肚里饿了,“金刚脐”就是他既方便又省时的夜餐。就这样,经历了10年的辛苦,翻阅、整理、分析、比较了若干资料,先生法学唐人,上追秦汉魏晋,下涉宋元明清,终于独立完成了《新定急就章及考证》一书,提出了“草法由章来”,“章草为今草之祖”的独到见解,这本书填补了书法史和文字史的一段空白。先生还用了二十年时间,认真校读刘宾客文集,硬是以勇猛奋进的精神,取得了《刘宾客集校本》这一硕果。继1965年发表《兰亭序真伪驳议》一文,成为海内外书坛佳话后,高二适在1972年又写了《兰亭序真伪之再驳议》。先生像钻探机一样,在读书治学的道路上不断向前掘进,老而弥笃。

  在“文革”中,高二适也受到冲击。1969年9月11日深夜,一群“文攻武卫”战士闯进高二适的家,蛮横地把先生的几千册藏书全部用板车装走。这对于“一日无书则不能生”的老学者来说,打击是无比沉重的。事后,他忧心如焚,想尽了办法,最后只得写信给章士钊,请他帮忙要回这批书。1973年,几经周折这批书才得以发还。见到失而复得的藏书,像母亲见到失落已久的孩子一样,这位刚直一生,在任何艰难困苦中从不落泪的老人,用颤抖的双手摩挲着书页,老泪纵横。

1976年闹地震,先生住乡下,可心里只惦记着书,反复叮嘱他的女儿把书保护好,他说:“房子塌了,书却不可损失一本。”


  在高二适先生的房间里,除了一张小木床,一张写字台,一把靠背椅外,屋里全是书。四个书架排满了书,连小床的半边,书桌的大半也是一摞摞的书。后来他住进医院,病床上还是放满了书,医生的警告也起不了作用。临终前两天,先生仍没有放下手中那钟爱一生的书。

高二适先生在学术、诗作、书法领域成就斐然,这是他一生嗜书如命,不断攀登、不断求索的结果。先生生前最讨厌到人家串门子、聊闷天、虚掷时光。他不喝酒、不抽烟,不打扑克、不搓麻将,也几乎不到影剧院和剧场去。他以书为伴,以书为友,一生最爱好的就是读书。他不止一次地说过:“书就是命。”他告诫前来学书法的青少年,学书“非纸成堆、笔成冢,不克见功效也”。同时他又非常坦诚地批评一些青年说:“你不好好读点书,写到死也是个写字匠。”这句话道出了“功夫在字外”的学书奥秘,揭示了读书与书法的辩证关系。

  高二适先生深悟读书的真谛,他把读书、学术研究和书法三者融为一体,相辅相成,相得益彰,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地。正因为高二适先生“读书破万卷”,作诗千条首,他的书法便不同于一般的书法家,而是一位学者的书法,一位诗人的书法。今天,当人们在激赏先生的书法作品(一般总是书写自己的诗作),透过那清劲秀拨、气韵生动、格调高雅的笔墨,更多、更深地领悟到先生那颗诗心、那种磊落超俗的学者风范时,怎能不从心底时油然而生起深深的仰慕、钦敬之情呢!

 


(原载《姜堰市乡土读本》1995年江苏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,略有改动。)

 

作者简介:高正东,原溱潼中学语文老师,曾任初、高中班主任,已退休,1996年高正东老师获得国家人事部、教育部颁发的“全国优秀教师”证书和奖章;1997年他又获江苏省教委颁发的“红杉树”园丁银奖。


责任编辑:jyhjm

相关文章

  • 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专题

  • ·专题1信息无
  • ·专题2信息无